> 热点资讯

更多频道

特级艳史片

特级艳史片 

特级艳史片

布贵人也是被安贵人欺负过的,对戴佳 氏说:“皇恩浩荡,你往后可 要活出个样子来给她看。”“皇上来了?”岚琪很惊讶,看看这会儿时辰,天都快暗了,乾清宫里该是传晚膳的时间,没听说要过来她才赶着黄昏出门。一边急急往 回赶,一边问,“皇上知道我去哪儿了吗?”算算日子,她已经一整个月没见过玄烨。这日午后,众妃嫔聚在荣嫔处,听胤祉背了一遍《千字文》。夸赞孩子聪明之余,又说起太子的老师。岚琪抱着胤祉在边上,只听安贵人对惠嫔道:“大阿哥虽然顽皮些,可他有好的老师,娘娘也不必担心了。”环春已经忍不住又惊又喜了,满口答应不说,太皇太后又道:“这就过去坐坐 ,叫上太后和两家妯娌,若是凑巧玄烨这会子就到了,叫他瞧瞧我们娘儿几个过得好好的,谁稀罕他惦记了。”今晚夜宴摆在宁寿宫,纳兰容若必然会在那里加强护卫,但突然听说表妹要私下见自己,明知道不合适,还是 点头了。之后大声叮嘱几句不要在宫里乱 走,便领着侍卫离开。“皇上……”众人面面 相觑,谁也不知道将来什么光景,都是做娘的女 人,多少对郭络罗氏有些同 情。花盆底子急急地朝外头走,李公公捧着一双靴子也疾步追出来劝:“贵人再等等吧。”桃红连 连答应,宜嫔问妹妹做什么,郭贵人怪姐姐:“太皇太后不让您出 去,没说皇上不能进来,万岁爷上回来,被觉禅氏那小蹄子搅了,现在每天让桃红送补汤去,李公公是明白人,德嫔又不在宫里,皇上血气方刚不能没人 伺候,咱们姐妹素来也没招惹皇上讨厌,怎 么就不成 ?”岚琪趴在窗口看,瞧见大家跌跌撞撞都起来散了,才松了口气似的软下来,跪坐在窗下。忽然浑身一个激灵,再抬起头,玄烨 果然折回 来,她才想起前后种种事,想起李 公公说皇帝看到她把琴沉入湖中的情形,惶恐地垂下脑袋,不敢再看他的眼睛。觉禅常在似乎是有了身孕,香荷劝她 禀告荣嫔知道好请太医,她三思后却拒绝,冷静地对香荷说:“等皇上回 宫再提不迟。”两位福晋从这边过去,远处亭子里抚琴的岚琪也瞧见了,但这会儿太皇太后和太 后都在诵经,去了也见 不着人,再过半个时辰才 能好,所以她才动也不动地继续拨弦,说等风雨停了再走不迟。岚琪回永和宫 看过胤祚后,补了补粉就又出门来。太皇太后想必会 提早离席,她还要伺候着送回慈宁宫。和环春说说笑笑走过来,却见前头站着一男一女,还以为是 哪家王爷和福晋要离宫了。可才走近些,突然见男人身前的女人跌下去,男人牢牢地扶住了她。女人的脸从他身旁露出来,那边也有亮堂堂的灯笼照映,入目见到觉禅氏的脸,岚琪倏然停住了脚步。“刚刚你明明说,若不是你的心意,皇上不会送四阿哥来, 现在又说什么皇上的话不能违逆,反反复复你到底要本宫信什么?” 佟贵妃纤眉扭 曲,浓妆艳抹的脸上唯有不解和愤怒,指着岚琪说,“巧舌如簧,你就是这样哄得所有人都说你好。”岚琪笑问:“ 怎么 才算皇上好好珍惜?”却被人家暧昧地看了一眼,她撇过脸不敢再问,但耳边就听见玄烨问她:“昨夜今天都不舒服,怎么傍晚还出门,你去见觉禅氏了?”惠嫔眉头一抬,嗔笑:“你胡说什么呢?没羞没臊。”这些话却说得环春眼睛都红了,她竟哽咽了一下说:“主子 心真狠,奴婢……”但帝妃二人往承乾宫来,才拐过门前,就看到岚琪扶着环春领着几个宫女太监站在门前 ,玄烨蹙眉,肩舆停 下,他 起身时贵妃已经走过来,笑着说:“四阿哥周岁,总要请德嫔也来 庆祝,不过也就这一回,再往 后四阿哥有什么喜事,都和德嫔没关系了。臣妾知道皇上最疼德嫔,可是四阿哥已经是臣妾的孩子,什么事 自然是额娘说了算。”岚琪只是傻笑,之后两 人坐着好 好说话,环春奉来茶点,玄烨夸奖她几句,让李公公赏赐她们几个人,又见殿内陈设和以往不 同,问她 怎么把笔墨都收起来了,岚琪摸摸肚子说闻见墨味儿就恶心,玄烨嗔笑:“若是个小阿哥,不好好念书,朕可不 轻饶,都怪他的 额娘又笨又懒。”岚琪倒是很淡定,不疼的时候她还能和嬷嬷玩笑,疼的时候就眼泪直流。稳婆看过说一时半会儿还 生不出来, 这罪是要受一阵子了,岚琪这才突然哭了,害怕得抓着苏麻喇嬷嬷的手,说她想家里额娘 了。玄烨身上本有几分火,但见她有分寸,也自知尊重,含笑过来,瞧见另一只碗空着,亲手也盛了一碗汤,拉她坐下:“陪朕一起吃。 ”贵妃轻哼, 傲慢中透着浓浓的酸意,说道:“自然是因为你在宫里吃得开,乾清宫、慈宁宫进进出出就跟自己家似的,太皇太后对你百般信任,皇上对你恐怕也是言听计从。本宫念书不多,但看戏多,什么叫宠妃 ,本宫还看得明白。咱们康熙朝后宫如今的宠妃,不是独你德嫔一人吗?所以才指望我们和睦相处,将来若又有人惦记对承乾宫下毒手让本宫背黑锅,德嫔你好站出来在两宫面前替本宫周全。你周全了本宫,就是周全了四阿哥。”夸赞漂亮的言辞,觉禅氏已经听得烦腻 了,别的人来登门闲坐她都无所谓,爱来不来,只有惠嫔,是她自流连乾清宫数日,晋升常 在后一直等的人,她晓得惠嫔不会轻 易放弃,而之前正是热闹的时候,她没有好的机会插进来。如今朝廷为了赈灾,皇帝渐渐冷淡了自己,惠嫔是该来了。岚琪的确发慌,这 件事她只对苏麻喇嬷嬷说过,嬷嬷让她相信玄烨,所以没再对太皇太后提起,如果佟贵妃真的冲过去问,如果苏麻喇嬷嬷不在边上支应……青莲不解,只管跟上,先随主子去领了四阿哥。四阿哥一路“弟弟,弟弟”地喊着,母子俩出了门,慢悠悠往永和宫 来。那边门前站 着七八个妃嫔,一眼 望去大多是些低阶服色,但荣嫔和惠嫔竟然也在。想来她们若不来,那些常在答应也不敢瞎闹。岚琪心虚,忙问:“中秋 节那晚,什么事?”岚琪摇头:“皇上平日赏赐后宫的珠宝还少吗?倒是永和宫里不大得,臣妾受得 起。”她 说着朝玄 烨叩拜下去,要替额娘谢恩,却被玄烨拎起来说,“她 是朕的岳母 ,女婿送岳母的,谢什么 ?”她浅浅一笑,如是道:“并不太 相见,何来为难,但是知道这位的厉害,也不太想见。 ”宫女出身的女人在贵妃眼里固然低贱,可皇帝喜欢她,太皇太后也喜欢她,若能抱她的孩子,不说让六宫从此更加敬畏自己,要紧的是,恐怕眼前这个女人,连同太皇太后和皇上,心里 都会 硌硬得很,而他们一个个不痛快了, 她可就痛快了。岚琪皱眉,她也记得玄烨对自己说的话,他说不愿自己受那份委屈,看来皇后没有骗贵妃,而玄烨也不曾忘记,所以才早早给自己吃了定心丸吗?既然如此,岚琪将心一横,直接说道:“娘娘恕罪,并非嫔妾不愿意,只是 皇上一早许诺,要将这孩子送入慈宁宫抚养,太皇太后那里也已知晓,只等临盆之日。娘娘的 好意,嫔妾感激不尽。”“娘娘希望臣妾做什么?”岚琪装傻。这一晚中秋宴在宁寿宫开席,夏日里得圣 宠的觉禅氏在沉寂数月后重新光鲜亮丽地出现在人前。而六宫都已知她有了身孕,羡慕之余,此刻见她一身天水蓝的锦缎宫装,只配简洁别致的珠钗首饰,面上略施粉黛就有倾城之色,娉娉袅袅天生丽质,笑颜婉转顾盼生姿,这样的女 人哪个男人 见了不动心。之后几天,玄烨为了两位皇后入 陵的事忙碌,倒是几天不入后宫。这日岚琪在慈宁 宫支应一天,傍 晚回来时 原先惯走的路下午突然开始修缮。因有工匠行走,前后都被拦住,宫嫔宫人不得通行。岚琪只能绕道回去,软轿慢慢走,将近咸福宫附近时,轿子突然停下,环春在外头说:“主子,觉禅常在在前头, 您见不见?”太皇太后笑道:“皇上过 来了,你回去先别告诉你家 主子,让她惊喜惊喜。”宫女出身的女人在贵妃眼里固然低贱,可皇帝喜欢她,太皇太后也喜欢她,若能抱 她的孩子,不说让六宫从此更加敬畏自己,要紧的是,恐怕眼前这个女人,连同太皇太后和皇上,心里都会硌硬得很,而他们一个个不痛快了,她可就痛快了。 “怕?”身心疲惫的觉禅氏在院子里石凳上坐下,跟过 来的 敬事房宫女太监过去打扫寝屋,一个个都十分殷勤客气。觉禅氏也无心照看,只在这里喘口气,见脸上肿得眼睛都被挤在一起 的香荷说害怕,一边心疼地给她抿好头发, 一边苦笑着问,“你怕什么,怕郭贵人再来找麻烦?”“臣妾怕热。”觉禅氏含笑应答,“而且太后秋日的新衣裳已经在准备了,嫔妾正慢慢做着。”两人沿着檐下长廊漫步,永和宫里还有好些屋子空关 着,玄烨突然说 :“再往后十几二十年的,宫里妃嫔越来越多,朕大概就不能让你独居一处。眼下是最清净的时候,朕要好好珍惜才是。”惠嫔见她如此,多说无益,讪讪地不再提,但心里头却等贵妃之后的动静。她也没有十足把 握说乌雅氏已经不在宫里头,可对贵妃的态度,又半信半疑。暖轿悠 悠走着,岚琪心 里还想着刚才万黼阿哥身边的哭声,心里堵得很不舒服,小小的生命就这么 去了,想起玄烨的惆怅,满心期盼自己的孩子可以健健康康长大。“你是什么低贱东西,也配抱公主?”郭贵人不由分说就让身边人把女儿抢过来,看到觉禅氏漂亮得让人嫉妒的脸,恨不得上前撕 碎了,抬腿就往她膝盖上踹了一脚,看着觉禅氏跌下去 ,还骂着,“滚,去院子里跪着,没我的允许不许起来,我再瞧见你碰公主,就剁了你的手指头。”之后的日子直至春节,皇帝 分居承乾宫、 咸福宫和永和宫,荣嫔、端嫔等 其 他几位偶尔见一面,总之佟贵妃、温妃之下,无人能 与德嫔相比。乌雅氏挺着八九个月大的肚子,照样将皇帝留在寝殿。旁人眼巴巴望着永和宫紧闭的大门,猜不透这个出身低微的女人,究竟哪儿讨人喜欢。可这一头扎进来,迷 迷糊糊到今天,连钮祜禄皇 后都死了,她才发现自己除了与人争与人抢,还会做什么?苏麻喇嬷嬷又说:“ 娘娘好好养一两个月 ,等春暖花开,太皇太后年头上一直惦记园子里的花草,到时候陪着太皇太后去园子里住一阵,那 里清静更宜休养身体。”玄烨急了,笑着哄祖母:“您这话叫她听见,是死也不肯跟孙儿去的。”“ 朕今晚是翻了郭络罗氏的牌子?”被胤禛生病一闹,玄烨竟然 已经不大记得了。玄烨当然欢喜,之后闲话几句,苏麻喇嬷嬷带 着太医院的人来禀告,说咸 福宫里已经安排下产房,请皇上近些日子不要再往咸福宫去,觉禅常在临盆在即。倒是提起这个人,太皇太后说:“这个觉禅氏样貌太妖娆,我瞧着不喜欢。别怪皇祖母啰唆,你心里要有分寸 。”“难免有些事要投鼠忌器,宫里头人和人之间总 有那么些牵连,牵一发而动 全身,有时候看 到真相,也就是绝望的时候 了。”苏麻喇嬷嬷叹了一声,接过岚琪手里的活儿,将茶叶舀入茶壶,冲上滚烫的泉水 ,口中无奈地叹息,“主子最担心的事,还是开 始了。再过 十几二十年,主子和奴婢大概都不在了,可那会儿太子阿哥们都已成年,争 的可就不是什么玩具糖 果,下的也就不只是毒菇了。 ”岚琪怔怔地看着她,她真的听不懂。

特级艳史片

特级艳史片

热门推 荐

数 码资讯

其他

      1. 相关1 相关 2  相关3  相关4 相关5 相关 6 相关 7 相关 8 相关 9 相关10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0974462/2020年10月15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5577/2020年10月15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435556/2020年10月16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3825/2020年10月17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571613/2020年10月16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890059/2020年10月14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93387/2020年10月15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86768/2020年10月15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11086702/2020年10月18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1233737/2020年10月15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227489/2020年10月18日
        http://www.cfcob.com/20201018/33186927/2020年10月16日